《校花的金牌保镖》全文阅读

作者:无赖人生  校花的金牌保镖最新章节  校花的金牌保镖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校花的金牌保镖最新章节VIP卷_新书(18-10-17)      第1030章 结局(18-10-17)      VIP卷_明天新书(18-10-17)     

VIP卷_新书

&nbp;&nbp;&nbp;&nbp;面对着众人的吃惊,张楠瑶倒是嫣然一笑,可惜了这美女一笑如春花开,但却无人欣赏的尴尬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不过张少宗却一点也不吃惊,他心中已经凝肃起来,觉得接下来是要跟张家的人大闹一场了!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林慧雅似乎也明白张少宗的意思,跟在张少宗的身边,一句话也不说,开始凝戒起来!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随着张楠瑶一起,顺着大路走到了前头一座恢宏的大屋前停了下来,这幢高有五层高,是一个塔形建筑,在最顶一层有一顶洪钟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就在这时,张楠瑶走到了门前推开了门,门中顿时有两个较老年龄的人走到了张楠瑶的面前,道:“楠瑶,这里是祖祠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家中家主夫主薨逝,难道还不应该来吗?”张楠瑶道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此言一出,顿时把这两个老人惊得一怔,他们同时向屋外望去,看到了屋外的一群莫生人,道:“他们是谁?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家主夫人,与及家主之子!”张楠瑶实实对答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两个老人相望一眼,顿时觉得这事可不是他们两人能够处理的,一个老者走到一旁,拉响了垂在他身边的一根绳子,绳子连接到的正是塔顶正中的洪钟,顿时钟声扬了起来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张家人也玩这一套?”懿兰惊了一句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钟声像是集结令一样,顿时,陆陆续续的张家人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,很快便集了数百人!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张镇方带着张东还有张大妹和余召男急急的赶了过来,张镇珂还有张镇悦、张镇涛也都胡之闻讯而来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当首的张镇方从人群中走了过来,看到张少宗和他身边的一群女人,顿时一怔。张东更是惊讶,但不知如何说话,只是骇然于此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怎么回事?”张镇柯好像还在睡觉,脸上的压痕还很明显,眼睛也微微发红,在他身边有一俏美的少妇,衣裳也有些凌乱,头发蓬蓬,看样子应该是在做儿童宜的扯扯,不过敢这么光明正磊的把这女人带过来,肯定也是有正当关系的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张镇来得则显沉稳,像是某位大领导视察,很有沉稳的威气,看到张少宗后,目光微微一锁,却也不发出任何问话声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是你。”最小的张镇涛穿着一身休闲的运动装赶来,倒是真接认出了张少宗,但感觉自己有些失态,连忙看向了张楠瑶,道:“六妹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刚刚!”张楠瑶对于这个哥哥可没什么好态度,淡淡的道了一句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稳重的老四张镇悦道:“六妹,你带着他们到我们祖祠来做什么?就算是有客人来也应该带他们到迎客厅,更不至于把我们都召来!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召大家来自然是有目的。”张楠瑶静着神色,指着张少宗身上的人道:“她……是主家夫人,也就是我们的大嫂于湘芷。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哗!张家人顿时如炸锅的蚂蚁,热议了起来!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胡扯!”张镇方立声斥喝,“六妹,你胡闹够了没有,谁都知道大嫂当年已经被大火烧死了!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六妹,你是不是一般闲得没事非要找些事出来扰乱家族你才干心?”老三张镇柯这话中的意思多少有些警告的意味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六妹,你说的话可要有实证才是,切莫可胡闹。”老四张镇悦说话相对温和,不过话语之中也袒露出他的轻微态度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我的六妹妹耶,家里已经很乱了,你再搞些事情出来,对大家都不好啊,还是安静……!”张镇方涛说话虽然是笑着说的,但是这绝对是一个笑面虎,话中的意思跟老三张镇柯差不多一个态度,不过他的话未说完,就被裁月云几女吸引了住,他可不如其他张家人平静,差点口水都流出来了。“六妹,这几位是你的朋友吧,你怎么不早给哥介绍,你可知道哥哥跟那婆娘离婚之后,到现在还没娶妻呢。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张楠瑶皱起眉头气道:“张镇涛,闭上你的臭嘴,她们不是我的朋友,是他的朋友。”张楠瑶不想让集点都集在自己的身上,于中便指向了张少宗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老二张镇方绝对是强硬派,老三也相对于强硬,老四则彻底的隐忍,态度模糊,但是这种人做起事来才是最最应该提防的,因为他一旦反扑,绝对是最猛烈的,所谓不发则已,一发则不可收拾,温时如猫,凶时如虎。老五张镇方则彻底的是个笑脸虎,虽然给人一种亲切,但却会笑着捅你两刀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反正这几个当事的人都不是善类!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懿兰给内小声传声,道:“张家人个个都有修练,看来我们是真的入了狼窝了,以我们几人的实力,只怕无法杀出去!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先看看事态发展吧,不要先动手。”裁月云凝神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听到张楠瑶的话,众人这才将目光转向张少宗,张镇涛虽然早已知晓张少宗的身分,但依然装作不知,嬉皮笑脸的道:“这是谁啊,这么年轻就到我们方家来,不知道没实力是不准进我们张家的吗?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他就是大嫂的儿子,也是大哥张镇南的儿子。”张楠瑶已经和张少宗早就勾通好了,开始的时候张少宗不要说话,一切都交由张楠瑶来处理,否则张少宗要是要说话,只怕事情会发展得难以控制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胡说!”张镇方大喝一声,“六妹,你在哪找来这么一个野人来充当大哥的遗孤,你想让他来继承家族之长,你想让一个外人来继承我张家,你到底是何剧心。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六妹啊六妹,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?当年大哥的孩子被烧死在大火之中,连尸体都找到了,怎么可能还会生还!”老三张镇柯道:“还有大嫂也被烧死在大火之中,这一切都是铁证。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六妹妹,你这可是在玩火,别玩了,五哥劝你一句,玩火要烧伤自己的。”张镇方欲轻拍张楠瑶的肩,不过却被张楠瑶瞪了一眼,赶忙把猪蹄子收了回去,苦涩道:“听五哥一句劝吧,别乱来!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六妹啊,四哥知道你对大哥的死还有大嫂的死很难过,但是不可能就凭你的一句话就凭断说他是大哥的孩子,而他就是大嫂。”老四张镇悦沉声说道:“过去的事都二十年了,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!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张少宗的脸都在抽搐,若不是他双手要背于湘芷,林慧雅紧抓住他的手,只怕就要暴走了!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过去虽然是过去,但是过去并不是代表着就该消失,没有过去,又何有未来。”轻淡淡的说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众人都把目光看向了这个长发都垂臀的仙女,也不知道她的头发多少年没有剪了,竟然发梢都盖在了后臀下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你是谁?”张镇方没好气的道:“一个外人,没资格插手我张家的事情。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我是谁难道你不记得吗?”一笑,妩媚之色顿时浸骨,饶是张家人都是有规矩的人,也不由多看了两眼。她一抛长发,翩翩然舞,有若画中仙,笑道:“你可还想拿我做你妻子,难道你这么健忘吗?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你胡说!”张东当众人斥道:“哪有这等事,我父亲怎可与你相识,更别说要娶你为妻,我母亲虽故,但父亲绝对不会如此。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是吗?”元馨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顿时扭动妖娆的身段,那小蛮腰扭动下的小丰臀看得叫人兽*发,一扭一扭的走到张东的面前,很风骚的做出了撩拨的动作,手指轻轻钩住了张东的下额,张东全身如受电击般轻微颤抖,整个人呆得又像是木头一样不敢动。元馨做的还不够,更是凑近那一张妩媚的小脸在张东的面前吖声吖气的道:“呀,小哥哥,当天晚上你说要我给你生个孩子,你怎么就忘了奴家了呢,奴家现在可是还记得你的威猛勇姿呢呀,你的威猛让奴家好生羡慕呢,今生前来,奴家就是专门来做你老婆,给你生小宝宝的啦!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这小*演得惟妙惟肖,发起浪来勾人魂魄都快飞了,真他妈的骚得入骨!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‘奴家’这两安是元馨在电视上看到的,看到电视里的人演那么入骨,她也就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张不被勾得全身的骨头都差点酥了,脸上那一脸的冲动,要不是现在这里有人,只怕真的要把这小*给就地正法了,饶是他忍,但手也不由自主的伸起,想要去碰元馨的小蛮腰,但是却又不敢,只得隐在兜里哆嗦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要是真想嫁给我,可以,我可以娶你,但你要说我认识……认识你,那我可不认识你。”张东满脸赤红,血冲脑门,就差耳孔冒烟了!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哪里来的小*!”张镇方冷冷一斥,气道:“滚,我张家可是不欢迎你!”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二哥,她是我的朋友,你要让她滚,怕是没这资格!”张楠瑶轻微的皱起眉头,虽然元馨发浪,但她知道元馨是在以牺牲色相勾引张东,想让张东失态,好暴露出那天的事情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其实那天张镇方却截杀张少宗已经是不公开但却众所周知的秘密,所谓的众,只有他们四兄弟,至于一些太外围的人,并不知道此事。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“既然是你朋友,那就好好带到你闺房里去,在这如此骚首弄姿,对我张家的形象可不好。”张镇方冷冷的,但脸色又是一变,缓和道:“她若是真想嫁给张东,可私下商量,不必明目张胆的勾引!”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16 23:31:08  .exectime:0.055秒